首页 理财 > 正文

“十四五”上海发力“五个新城”建设

面向“十四五”,上海要加快形成“中心辐射、两翼齐飞、新城发力、南北转型”的空间新格局。这“十六字”格局中,“新城”并非首提,“发力”尚属首次,正如上海市政府参事、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唐子来所说:“新城之新,新在发力。”

在日益拥挤的中心城区之外,选择郊区开发新城,承担为中心城区疏散人口、承接产业转移的功能,很多大城市都干过,上海也不例外。上海曾推过多轮郊区化战略,包括2001年“一城九镇”、2004年“三城七镇”、2006年“1966”城镇体系。

上海市政府决策咨询特聘专家、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世界生态城市规划学会理事伍江表示,上海作为超大型城市,很早就意识到要走多中心发展路径。

那么除了中心城区之外的多中心究竟应该在哪里布局呢?为了区别于历史上的郊区“新城”,今年的上海“两会”上,上海市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把嘉定、青浦、松江、奉贤、南汇五个新城打造成独立的综合性节点城市。

何谓“独立”?伍江指出,五个新城目前常住人口规模在30万到75万之间,而远景目标要达到100万左右。“这么大的常住人口规模无论放到世界上任何地方,都是一个足够大规模的城市,因此五个新城必须要有自我能够支撑的独立的完整的并且是高水平的公共服务体系。”

这就意味着,从交通到住房,从医疗到教育,五个新城要独立,公共服务必须强起来。住在这里的人,不用碰到大事就往中心城区跑,家门口就能解决。“五个新城的功能必须是综合的,其建设一定要改变目前过度依附中心城区的现状。”伍江说。

摊开上海地图,不难发现,五个新城宛如一串珍珠,环绕在上海中心城区周边。对上海而言,外环线以外的五个新城是郊区。而如果将视线投向整个长三角,那么五个新城是纽带,是战略支点,是上海融入服务长三角的前沿阵地。

“五个新城的独立是相对的,五个新城承担的‘节点’功能,就是要产生一种特殊的网络,而这个网络包含新城与上海中心城、新城与新城、新城与长三角40个城市之间的关系。”上海社会科学院城市与人口发展研究所区域经济研究室主任、研究员李健表示。

唐子来指出,在五个新城建设过程中,上海应通过优化市域空间布局,来缩短全球资源配置时间、提升科创策源效率、放大高端产业引领、强化开放枢纽门户功能,进而更好承担国内国际双循环的战略链接功能。

根据各个新城最新发布的“十四五”规划建设行动方案,五个新城在产业发展方面各有各的王牌,各有各的侧重:嘉定新城主打“国际汽车智慧城”、青浦新城将建成“长三角数字干线”、松江新城突出“G60科创走廊”、奉贤新城打造“东方美谷”、南汇新城推进“数联智造”名园建设。唐子来认为,五个新城并非白纸一张,其产业发展要跟原来的产业基础有关,要在原先的基础上进行产业价值渠道的提升。

但实际上,除了产业发展,五个新城还要塑造城市的品质和特质,从而兼顾“诗与远方”。唐子来强调:“新城要利用跟活化历史文化遗产,塑造特有的历史和文化风貌,才能使城市有内容,有魅力,从而吸引高端人才,吸引高端产业集聚,才会更有活力和实力。”(记者 缪璐)